鲸落

水彩上色的充满决心的Frisk。
背景毁了。

水彩依然渣。
画的是Frisk小天使。
好像意外地拍成了暖色调?

我最喜欢的,是抱着向日葵在晴空下绽开笑容的孩子。
虽然有想过让Frisk抱着金色花,但最后还是选择了向日葵。
依然比较渣。

相当潦草随意的自我满足产物。手机像素低,画质相当渣。
第一张是Frisk鼓励Blooky的场景,旁边的sans不是痴汉啊?!
第二张是海原儿,感觉画成立绘了……
第三张辣眼睛,时隔半年的画风对比。感觉现在的画风稍微能看点儿了。
Frisky和海原儿都是小天使♡

自我满足的产物。相当随意。
《 オーダーメイド 》 的曲绘,Frisk中心,无cp向。
相当随意。

自我满足的产物。 相当潦草。
《 オーダーメイド 》 的曲绘,Frisk中心,PE→GE(后悔)→PE的设定。
不会用彩铅偏偏用彩铅上色,不会画手偏去画手的我真是…啊不想多说×
不知道有没有后续,我这个人懒得很—▽—

这是《玫瑰少年奇幻之旅》中核能的人设图♪

我知道我画崩了-_-反正我画核队一直都崩【别打我×

嗯为什么只有上半身?哎呀反正下半身就是一条休闲裤加一双匡威嘛没什么好画的……我承认我画不来-_-


一只有点帅气的核队♪

讲真核队的发型一点都不好画【哭唧唧×

讲真我是个手废【哭唧唧×


这是《玫瑰少年奇幻之旅》中影眼的人设图♪虽然影眼还没出场但画核队对我而言有点难×

人家只是个9岁的小孩子,所以画得比较幼?

关于左眼的绷带,算剧透咯?

那么影眼的帽子在谁哪里呢♪我才不知道♪

【核影】玫瑰少年奇幻之旅(一)

*我是起名废啦,名字借用《牧羊少年奇幻之旅》。

*一直很喜欢Ib这部游戏,最近又被核影洗脑了,于是……

*本文为Ib世界观设定,大概是美术馆分为表世界和里世界,表世界为普通的美术馆,里世界中的美术品会动,很危险。主角持有的玫瑰花瓣数量等于生命值。

*架空设定,核能19岁大一生,影眼9岁小学生。其他人物出场很少。

*小学生文笔,全文清水(虽然很想开车但不会开车QAQ),HE,有虐(大概),尽量完结。

*人物角色有OOC,慎入。

*希望各位看得开心♪来吧一起大喊:核影大法好!

↓正文↓



我叫核能,男,普通的大一新生,迄今为止的十九年人生中并没有独自参观美术馆时忽然灯光一闪、周围的人就全部消失不见的经历,也没有打开过隐藏在墙壁之中的异世界入口,更没有进入过所谓的异世界,因此在一口气体验以上三种情形之后,我只能站在这条陌生的红色走廊中发愣。

虽说最初是被朋友邀来参观Guertuna美术展的,但我觉得一个人安安静静地观赏美术品是对作者的尊重,就和朋友们分开了,却完全没想到会陷入这种奇怪的境地。

为什么会从美术展参观之旅变成密室逃脱小游戏啊?我无奈地叹了口气,并不想再待在这灯光昏暗、四周又红得晃眼的地方,这太容易令人产生不好的联想了。总之先赶紧找到出路。

我四处扫视一下,整条走廊中只有一瓶放在小木桌上的水,水瓶背后有一幅巨大的画,画中是一个巨大的花瓶,里面似乎装满了水。我凑近画瞧了瞧,发现了它的画名——《永远的恩惠》……完全不明白它的意思。我耸耸肩,决定去别处看看。走廊的两端都被门封闭着,我决定先去右边看看。

站在门前,我深呼吸后将手放在门把上,转动,推开,小心翼翼地透过门缝往房间内瞄了几眼,仍是一片暗红色,不过幸好没有其他奇怪的东西。

我走入房间,眼角瞥见了放置在倚墙的瓶中的蓝玫瑰。它完完全全绽开着,妖艳的蓝色使它漂亮得不真实。我走过去想好好观察一下这不多见的蓝玫瑰,才注意到墙壁上还贴着两张纸条,上面的字迹歪歪扭扭,像是小孩子的涂鸦。

“玫瑰和你是一心同体的,好好体会生命的重量吧。”

“这朵玫瑰凋零之时,你也将腐朽而终……?”

玫瑰、一心同体、生命?这是指,玫瑰就是我的生命?总觉得有点不可思议啊。这种事情,真的可能吗……

我将信将疑地取出蓝玫瑰,在手里把玩着,除了它的颜色太过漂亮外,并没有发现什么奇怪之处。

轻轻捏住花梗没刺的地方,我继续探索这个房间。房间中央还隔出了一个小房间,不过门锁住了,直接踹门的想法在出现的瞬间被我抛之脑后。我选择绕过小房间,发现这红色房间的角落中挂着一幅画,画中的蓝衣女子坐姿端庄,笑容温婉,眼神却有点……令人不太舒服。画下方的地板上放着一把小钥匙,按照密室逃脱的套路来看,这大概用来打开那个小房间。

我捡起小钥匙,转身打算去小房间里看看,身后却突然爆发出玻璃破碎的声音,以及类似野兽的怒吼声。我被吓得一愣,回头一看,蓝衣女子居然、居然从画中伸出上半身,背着她的画框,张牙舞爪地向我快速移动着!

这什么诡异的情况?!说好的淑女呢?

在我愣神的功夫里,蓝衣女子已经接近了我,冰凉的双手直接抓住我的脚踝,冷得我一哆嗦,这才反应过来要逃跑。

我抬脚想赶紧挣脱蓝衣女子的束缚,没想到她的双手像铁镣一样紧紧地禁锢着我,力气大到根本挣脱不开,喂我好歹是足球社的啊!这是怪物吧!结果我反而被绊倒在地,蓝玫瑰脱手飞了出去。

就在我躺在地上放弃挣扎打算装死的时候,身后的画框女突然放开了我,捡起了掉在地上的蓝玫瑰,一脸的兴奋得意。看来她的目标是我手里的玫瑰啊……我松了一口气,趁她的注意力集中在玫瑰上时一个箭步冲出了房间,反手就把门关上。

所以啊,我为什么会遇到这种事啊,真是整个人都不好了。我一直都是挺正经的五好青年来着,怎么说也不会这么倒霉吧……我背靠红色墙壁试图分散自己的注意来淡忘刚才的遭遇,缓一缓强烈的精神冲击。

就当我正准备去走廊左侧看看时,一阵钻心的疼突然袭向心口,使得我一个踉跄摔倒在地。疼痛并没有停止,而是一阵一阵地如潮水般向我涌来。我紧紧蜷缩起身躯,生理性眼泪不可抑制地冲出眼眶,意识开始有些模糊。

啊……好像玫瑰就是生命来着……?

当我意识到这一点后,世界陷入黑暗。

tbc

核能,卒。BE【被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