鲸落

目前沉迷于off与undertale!回归aph圈!
天海厨 zacharie厨 sans厨 flowey厨
弹丸二代全员厨,aph独米英领全员厨
关于天海的cp都吃!
aph没有cp洁癖!
其他主吃:
sans×frisk√
batter×Zacharie(可逆)√
Zacharie×Sugar√

我一直都觉得,能够遇到undertale真的是太好了。

永远都忘记不了undertale带给我的铭记一生的震撼与感动。

就是今天了。

一切的终结,我的终结,就是今天了。

非常抱歉啊,文坑填不了了。但是请相信我,故事【Glue】的主人公们总会经历重重磨难,但他们最后会幸福快乐地一起生活下去。

然后。

也就没有其他要说的了。

【offgame】Glue 06

*注意事项同前文。
*本章几乎没有Zach和面糊登场。
*有原创角色登场。注意避雷。

*OK?

此时的Sugar,正在zone 2最高的天台上和新认识的“大尾巴”先生交流。

之所以那么称呼那位新朋友,是因为它在Sugar眼中就是一只尾巴很粗的猫咪。而且还是十分中二的猫咪。

Sugar之前在各个区域玩耍时并没有见过它,不过那没有关系,在Zacharie刚刚来到这个世界时她也并不认识他,而现在他们的关系很要好。是那种可以放心地恶作剧的关系好。

“飘飘忽忽的幽灵们粘在一起的样子真有趣,大尾巴先生给的魔法道具很棒哦:-)”Sugar盘坐在地上,手里有一下没一下地抛着一根金属棒。

大尾巴先生听了高昂着头:“那是当然,我可是即将统治这个世界的王!还有不要叫什么大尾巴,叫我Seneca!Seneca大人!”

“嗯~这个世界已经有女王了哦,你们要一起做统治者吗?”Sugar停下手里的动作,歪着头发问,直接忽视掉了大尾巴先生的抗议。

“怎么可能!”大尾巴先生嫌恶地摆摆尾巴,“说起来这个世界真是太麻烦了,那些家伙居然都在……不说了不说了,你那亲爱的朋友怎么样了?”

“成功了,很好玩哦:-)要是能看到Zacharie和大鸭子先生的舞蹈就更好了:-)”想起那时的情景,Sugar露出大大的笑容。

“明明只是个小丫头,干得还不错嘛。你干脆来当我的手下吧,在我成为至上的王之后,保你荣华富贵!”

“不要,手下什么的听起来一点也不好玩:-(”Sugar眨眨眼,又想起了什么好玩的事,狡黠地笑了笑,“大尾巴先生,那边有奇怪的东西飞过来了诶。”

“什么?哪里?”大尾巴先生一惊,转身查看根本不存在的“奇怪的东西”,毛茸茸的大尾巴甩来甩去。

Sugar直接将手中的金属棒瞄准大尾巴扔了过去。

完美命中。

“啊啊啊啊啊!!你在干什么啊!”大尾巴先生瞬间炸毛,滑稽地在原地跳来跳去,想将粘在尾巴上的金属棒甩下来。再次成功的Sugar咯咯地笑得十分开心,指尖的小小糖果随着她的动作翻飞舞蹈。

努力无果后,气急败坏的大尾巴先生只能呼叫救援:“Virus!Virus你快给我出来!”

话音未落,Sugar面前突然凭空出现了一个个黑色的圆,圆形由小黑点逐渐扩大大,宛如向远方扩散而去的涟漪。涟漪渐渐平静下来,一个披着奶白斗篷、束着乌黑马尾的少女显露了身形。

Sugar想起曾经听说过的童话故事,故事中有个披着红斗篷的小女孩,名字叫做小红帽,那么眼前的少女就是小白帽了吧。

“Virus!快、快解除这个该死的魔法!”

面无表情的少女伸出一只手,冲大尾巴先生张开手掌。

“50G?没问题!快快快!”

少女摇摇头:“50000G。”

“***(文明消音)你是强盗吗?!你怎么不去抢啊!”

面瘫少女收回手,随口报出了一个Sugar想象不出的长串数字,然后平静地陈述道:“Seneca大人,您现在已经欠了在下这么多的钱,也不差这一点了。”

emmm……也许小白帽是Zacharie失散多年的妹妹呢。也可能是姐姐?Sugar不着边际地想着。

“啊啊啊啊该死的!我知道了我知道了!”大尾巴先生抓狂地用爪子挠着自己的头,“快给我解决掉这个麻烦!”

少女点点头,伸出右手打了个响指,金属棒应声落地,与地面接触后发出叮叮咚咚的响声。

Sugar恍然大悟地哦了一声: “原来那个有趣的魔法是小白帽的:-)”

被唤作小白帽的少女对她的新昵称并没有反应,而是向大尾巴先生问道:“那个女孩子是麻烦吗?”

“哼,当然。”大尾巴先生恶狠狠地回应,“没用的棋子就只是个累赘了。”

法官Pablo来到了zone 2中最高的天台上。

他正在寻找他亲爱的弟弟Valerie。他的弟弟到zone 2来找好朋友Japhet玩,可到了约好一起用餐的时间点却没有回到他身边。Japhet是zone 2强大的守护者,Valerie跟在他身边应该不会出事。但身为兄长,法官仍免不了担忧,想要亲眼确认自家弟弟的安危。

可法官在这个区域中仔仔细细地找了一圈儿,都没有见到他们的身影,向居住于此的Elsen们询问也无果。

最终他找到了这最高处的天台上,可惜这里空无一人,只能眺望见在阴沉天空中遨游的巨型白鲸。

zone 2的情况一切良好,他相信身为守护者的Japhet没有出什么大事,兴许他是带着Valerie去其他地方兜风了也说不定。

当法官正准备离开这里时,他感觉自己踩上了什么坚硬的东西。低头一看,是一枚小小的、被色泽明亮的包装纸包裹着的糖果。

这好像是那位与Zacharie熟识的小小姐的东西,也许是她来天台玩耍后不小心遗落在这里的。

法官衔起小小的糖果,转身向楼下走去。

TBC.
这一章欺负大尾巴超开心×××

【offgame】Glue 05

*注意事项同前文√

*原文标题为《当面糊与zach的手粘在了一起♪》,因为要走正剧向发展,就将标题改得严肃了一点√

*OK?

Zacharie的状况非常不对劲。他甚至没有掩饰自己的异常。

“……好吧。”

Batter放弃去深究对方,闭上了眼睛。

回想起刚才所见的幻觉,饶是坚定如他也感到了困惑。

他看见自己在净化恶灵的同时,也杀掉了每个区域的守护者,甚至还对Sugar,女王和Hugo狠狠挥下了球棒,这没有任何道理可言。

他来到这个世界所背负的使命,是净化给这个世界带来危害的恶灵。听说恶灵是因那些死去的Elsen积攒了太多的怨恨而诞生的,又听说它们是某个魔法师在某次施展魔法时意外的产物。这些他不关心,但恶灵会攻击居住在这个世界中的居民,扰乱世界的运转,消除这些威胁这便是他存在的意义。

这个世界是Hugo所期望的产物,它需要守护者来维持它的运转,而女王说过守护者们都做得很好。他不会去伤害Hugo和女王,也没有理由去消灭那三位守护者。至于Sugar,他们素不相识,她与他没有任何关系——除去她对他做了个十分恶劣的恶作剧。

所以,那个幻境是某人用来干扰他的。那绝不是预言的未来。

Batter在心里作下判断。

以及,他觉得女王那边可能出事了。虽然女王没有联络他,但在解决掉面前的麻烦之后,他还是打算赶去the room看看情况。

Batter睁开眼睛,开始观察四周的情况。

他们正坐在三面环海的小半岛上,背后是一座敞开门的紫罗兰色建筑。与小半岛相连的还有一条铁轨,只是本应安安静静停在上面的电车不见踪影。大概那辆电车已经被塑料海洋吞噬了。

Batter对这里感到陌生。他扭头向身旁一声不吭的男人发问:“这是哪里?”

“这里就是我们原本的目的地,zone 1的终点Alma。往身后的门里走就可以找到那个小红盒子了。”Zacharie一边开口解释一边站起身来,顺势将Batter拉了起来。

当商人面向棒球手时,自然地抬起手向他伸去,却像是想起了什么在空中停顿了一下,最后轻轻拍了拍他的球帽,提醒道:“朋友,你的帽子和衣服上都沾满了塑料哦。”

Batter愣了一下,他看见Zacharie一身干干净净的,便下意识地以为自己与他一样。他应该是在醒来之后就把自己清理干净了。

他拍了拍自己棒球服表面沾上的塑料,然后摘下帽子将之抖了个干净。

“哈哈,我还以为你的棒球帽是粘在头发上的。”Zacharie整理了一下面具的位置,看似漫不经心地开着玩笑,“球帽没被冲进海底,你的球棒和小伙伴们却找不到了。”

Batter这才想起来,自从醒过来之后,他就没有见到过那三只洋葱圈和那根金属球棒。是被海浪冲去其他地方了吗?

“球棒的话,在手上的强力胶被去掉之后可以到zone 2的商店来找我。我得回去好好收拾一下,所以不会那么快地去找你。当然咯,这次可不会是免费的,我还是要做生意的嘛。至于你的同伴们……”

“我会去找的。先回zone 0找法官。”

“好吧好吧,既然你都这么说了。”

他们穿过紫罗兰色的建筑物,途经殷红的肉泉,沿着草绿的大道畅通无阻地直达红盒子处,所有看上去需要解谜的地方都已经被解决掉了。

一路上,Zacharie都没有说话,这让Batter感觉自己回到了原来沉默着净化所经之处的一切恶灵的时候。只是每每当他产生独自净化进行中的错觉时,左手上的触感总会提醒他身旁那个自来熟的商人的存在,这让他感觉很不习惯。

没有花费多少时间,他们就抵达了红盒子的所在处。再往前就是空空荡荡的守护者办公室,他们没必要进去。

站在漂浮于空中的红盒子面前,Batter准备伸出手触摸它时,一路上都没怎么说话的Zacharie突然出声了。

“Batter,介意我问点儿问题吗?”

“不介意。”

“……虽然我对这些也不怎么关心,但还是姑且问一下,你为什么要净化恶灵?”

“那是我存在的意义。”

“啊啊,是吗。好了,我们走吧。”

说着,Zacharie抬起他们粘在一起的手,不分由说地按在红盒子上。

转瞬间,他们便跳转到zone 0。明黄色的区域空空荡荡,毫无生气。

Zacharie直接呼喊着老朋友的名字。

“嘿Pablo,你的老朋友需要你的帮助!”

“……Pablo?Sugar?”

但是没有人来。

TBC.

还发现了sans和frisk√

在成都的宽窄巷子涂鸦墙上,发现了画风奇异的zach和batter23333

【offgame】Glue 04

*注意事项同前文√

*【高亮】私设颇多【高亮】

*这是和原作有着微妙不同的时间线。算是在同一时间上演的不同的故事。好吧,直接说是平行宇宙更合适嗯。

*这一篇有点迷嗯。这个系列的文的发展也会很迷的。

*这个系列的文中与派生Unknown有关系嗯。注意避雷吧。

*原文标题为《当面糊与zach的手粘在了一起♪》,因为要走正剧向发展,就将标题改得严肃了一点√

*OK?

PART.4

Zacharie成功地邀请到Batter作为他的舞伴,他们一起在Elsen们组织的舞会上翩翩起舞。

就有鬼了。

现实情况是,Zacharie头上顶着一个包,与Batter以及他的伙伴们坐在通往Alma的电车中。

与区域中那些干净整洁、色彩艳丽的建筑物不同,电车破旧而黑白分明,往玻璃窗外望去,只能看见一如既往的阴沉天空与一望无际的塑料海洋。

就像是两个世界一样。

Zacharie揉了揉自己的头发,挑起话题:“说起来,我们在牧场没有碰到过任何幽灵,Elsen们的反应也像是最近没见过幽灵似的。”

Batter右手拄着球棒,向商人那边扭过头。

他说:“法官说过,幽灵本来是零零散散分布在区域各处的。”

“他说的是对的,zone 1原来是这样的。”Zacharie撇过头望向窗外,“所以,估计是Dedan在发现幽灵暴走后,就把它们全赶到矿洞里去了吧。嘛,那家伙并不是嘴上说的那么不负责的守护者啊。”

“……我们在矿洞里耽误了很久吗?”在遇到Sugar之前,Batter净化的幽灵都还挺正常的。异变是在什么时候发生的?

“当然,久到我带在背包里的补给都用光了。”Zacharie想起了伤心事,又叹了口气,“我现在开始觉得,将那些幽灵粘在一起的人一定不是Sugar了。那小姑娘要是真有那种能力,这个世界会被她搞得天翻地覆的。”

Batter想说,但将他们俩粘在一起的就是那小姑娘。

可还没等他说出口,窗外的塑料海洋突然被掀起了大波大浪。没有留给他们反应的时间,白花花的塑料液体猛地扑向行驶的电车,将其卷入混沌的海洋之中。

世界模糊了。

五颜六色在晕眩的Batter眼前绽开又合拢,在他的身边扭曲旋转着,渲染成一幅幅诡异的图画。肆意起来的眩晕感逼得他闭上了眼。

Batter感觉自己正在水中缓缓下沉,陷入无限的深渊。他尝试着挥动四肢,触碰到的尽是虚无。他的身边没有能给予他反作用力、使他脱离此处的事物。

然后明艳的色彩开始侵蚀他原本漆黑的视野。即使紧闭着双眼,他也仍能清晰看见那些颜色。

这是在做梦吧。他想着。

有谁在他的耳旁窃窃私语,但他听不清,也看不见。

缤纷的颜色在他的视野中继续扭曲旋转,最终却组成了对他而言似曾相识却又完全陌生的画面。

他看见,法官在只剩下黑白两色的世界中,在某处的天台上嘶声呼唤着什么。

他看见,Sugar倒在了漆满黄色的地下室中,倒在了一片血泊里。

他看见,三只他并不眼熟的怪物聚集在Hugo面前,与小小的婴孩欢声笑语,下一帧却是他们分别倒在地上,身体渐渐支离破碎的场景。

他看见,女王向他的主视角发起了攻击。

他看见,小小的Hugo那哭泣的脸庞。

他看见,自己的手伸向白色房间里的开关,然后将它拉至“OFF”之处。

然后。

他看见了身处于黑白世界中的Zacharie。但那个Zacharie有着他所不知道的形态,那不是人类的形态。他张开洁白的羽翼,手持锋利的圣剑,仿佛是从天堂降临人间的天使。

他看着Zacharie与法官一起为了“重启”这个世界而四处奔波,并在矿洞中找到了变成幽灵而软化的他。然后幽灵状态的他加入了恢复世界的队伍。他们遇到了一只狐狸,遇到了一个右眼有着十字、背着背包Elsen,遇到了一只被狐狸欺负的黑猫,遇到了一个看上去很普通的人类,遇到了许多破损的傀儡,遇到了与Zacharie十分相似的小男孩……

“愚蠢的凡人,你知道最后的结局是什么吗?”耳旁令人厌烦的杂音突然清晰了起来。

眼前的画面被迅速染黑,回归原样。

“你·们·都·死·了。啊哈哈哈哈哈!——”

恶劣的笑声在Batter的脑海中来回冲撞。头像要裂开一般地痛。

Batter猛地睁开了双眼,映入眼帘的不再是混乱的色彩,只是阴沉的天空。这令他感到安心。

他有些恍惚地感受到自己正躺在坚硬的地面上,后背硌得有点疼。他从塑料海洋中被捞出来了?

……现在想想,刚才的经历,比起说是身陷梦境,更像是产生了什么幻觉。还有那烦人的画外音,那是对他而言完全陌生的声音。是谁?

他左右晃晃头,发现Zacharie正蹲坐在他的身旁。Zacharie他将与Batter相粘的右手垂放在地面,左手臂则横放在膝盖上,脸与面具一同埋在臂弯里。

Batter坐起身来。

“Zacharie?”

被唤道名字的男人维持着将自己蜷成一团的姿势,没有反应。

Batter猜测他是被刚才的幻觉影响到了。话说回来,他们的幻觉会是一样的吗?

他摇摇头,向没有反应的男人挪近,试探着再次呼唤:“Zacharie?”

“啊、是Batter啊,原来你醒过来了。”Zacharie终于察觉到Batter的存在,抬起了头看向他。看到那张熟悉的面具时,Batter才想起来根本无法看到他的表情。

Batter想了想,既然看不出来对方在想些什么,干脆问问关于刚才的事:“你刚刚也看到幻觉——”

“抱歉,Batter,可以、暂时不要问关于我的事吗?”Zacharie转过头,声音沉闷地打断了他的话语。

TBC.

记个点子。

Zacharie的游乐园,会是为了Sugar而建的吗?

……off感觉快要转回站官配了。

就不占tag了。

我真的,非常怕自己写的同人ooc。上次写同人文应该是在三四年前了。
看别人的文会觉得很有趣很新颖,没这个意识,但就是自己写时非常怕。
因为那是我喜欢的角色,是我喜欢的人,我真的很不希望那么好的人在我的笔下变成了顶着相同外表的另一个人。
然而还是觉得自己的同人ooc了orz
不过写同人就是为了创造新的可能性嘛。而且每个人心中的角色大概都有微妙的差异吧。
太过忠实于原作,会不会被框得太死了呢?
这么一想感觉又释然一点了。
emmm……还是努力吧。

逛了圈儿p站。
觉得Batter×Zacharie×Sugar这三人组意外地好吃。
像一家三口不是吗×××